郑墨

标准队厨,轻度霍尔吹,沉迷暗杀组……

    昨天半夜闲的没事儿看暗杀组的wiki,然后看到了杰拉德和索尔贝的简介……
    那个psychopath看得我一脸懵。
    到底是“高明的犯罪分子”,还是“变态杀人狂”啊?虽然本质上差别不是很大,但是变态杀人狂就不太那啥了。
    所以说是汉译的太雅了,还是英译的太凶残了啊?
    那个,我到底为啥要纠结这种小问题啊……
    _(:D)∠)_我最近思考问题的角度的确很古怪啊。

【段子】[ASSASSINO]平时随意出现的傻脑洞……

(平时总是会产生一些篇幅不够的无聊脑洞,大部分都是一时兴起,就当笑话看好了。其实也是在借鉴lof上某一位写段子很好的蜜瓜厨太太的段子格式啦(๑Ő௰Ő๑)。)
提示:腐向居多,OOC。
+♥+:;;;:+♥+:;;;:+♥+:;;;:+♥+:;;;:+♥+:;;;:+♥+
●论一个暗杀厨的自我修养历程:

我郑墨就是饿死,
死外边,没有暗杀组的粮吃,
也不会吃暗杀组的任何拉郎cp!

嘿嘿,
真香~
(但是,我目前主要还是吃霍尔伊鲁、蜜瓜冰和里苏普罗这三对儿相对来讲还算主流的cp[普罗里苏勉强也可以,毕竟大哥气势太足]。有时候在P站看到暗杀组cp的随机排列组合,还真不适应……比如队冰,比如普罗镜、比如蜜瓜火腿,比如emmm……妈耶,突然有个很刺激的脑洞,队长和奶酪,谁推谁?)

●“里苏特,快看,那个人是不是老板?”
“嗯?对,就是他,咱们上去宰了他!”
……
“诶?老板怎么突然不见了?怎么回事?”

“迪亚波罗又来了,这次怎么办?”
“emmm……还是过去看看吧,虽然按经验来讲他一会儿会自己消失,但是心里还是不踏实。”

“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跟个闪光灯似的,晃得眼疼,给他一刀让他赶紧滚吧。”

“哟,boss,又见面了,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喝杯茶啊?”
“你们救救我——啊!!!”
【论天堂暗杀组对时不时死一死开启灵魂频闪模式的霉菌老板迪亚波罗的态度变化(或者这是老板不能彻底死去的真相?×)】

●jojo里叫“大哥”的角色,下场都很令人悲伤。你看看虹村形兆,你看看普罗修特……
亿泰的一声“大哥!!!”还有贝西的“Aniki——!!!”都喊的令我心碎。

所以,我现在相当替有洗白苗头的常敏担忧……

●暗杀组普罗修特的气质,总让我感觉有点像护卫组的阿帕基,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前辈对新人的教训给我一种很相似的感觉吧(虽然茶哥总是被茸总打脸×),或者说,大哥在我潜意识中的现实、理智、头脑清晰但又极有情义的性格很像茶哥。
所以,每次看到茶哥上船前选择背叛组织、追随布姐时说的那句话,我总是想把这句话套到大哥身上……

普罗修特:“我啊……唯一感到安心的地方,里苏特,就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而已……”

●贝西很忧郁,来记录一下他的日常你就懂了。
下午,从外面回来,贝西路过暗杀组公寓旁的小黑巷子,不小心向里面瞥了一眼——好像有人。他提高了警惕,怕有敌人来报复小组成员。
小心翼翼走近,他终于看清了:霍尔马吉欧将伊鲁索的双手举高,顶在墙上,两个人紧贴着,近得就像要融合在一起似的,激吻着,场面一度失控。
贝西转回头装作没看见,走到公寓,开门进去,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加丘一脚踹开了扑向他的梅洛尼,梅洛尼不知悔改的爬起来,很黏腻地扒在加丘的胳膊上蹭来蹭去。
贝西没敢打招呼,只是默默地尽量降低存在感,装作空气,走向了厕所。贝西刚刚将手放在厕所的门把手上,就听到了里面急促的呼吸声,似乎是两个人,时不时还有两声销魂的呻吟和肉体碰撞的声音。里面的人好像听到了外面有人,喊了一句:“抱歉,我马上就好……”是索尔贝的说话声。另一个肯定是杰拉德了,贝西这样想。
贝西此时感觉需要去冰箱找点吃的,用食物压压惊,于是继续装作空气,挪向了厨房。刚刚进入厨房,他就看到正在做晚饭的里苏特,还有——普罗修特大哥。大哥从背后环抱住队长,一只手伸到队长的裤子内,放在某个奇妙的位置上。贝西和两个人对视了一秒钟,这绝对是他一生中最漫长的一秒钟,气氛相当尴尬。
最后,贝西轻轻合上厨房的门。
贝西抱着霍尔马吉欧的猫,孤零零地在公寓门口的台阶上坐着,直到夜幕降临,群星出现。

为贝西默哀三分钟……

●人们总是问伊鲁索一个问题:“因为工作原因,霍尔马吉欧经常在外面睡女人,你怎么对待这种状况?”
伊鲁索总是漫不经心地笑着回答:“每次听说他睡了别的女人,我就去教堂点根蜡烛。”

(此处捏他《教父》中唐·柯里昂的长子桑尼妻子珊德拉给别的女性友人讲的黄段子——珊德拉咯咯笑道,“第一眼瞅见桑尼那根铁棒,想到他要把那玩意儿捅进我身体里,我吓得直喊救命。过了第一年,我那里面软得就像通心粉煮了一个钟头。每次听说他睡了别的姑娘,我就去教堂点根蜡烛。”原文应该可以看懂吧,珊德拉用一种夸张的手法来表现桑尼老二的壮观……
至于我这个段子的理解,可以有两种:一,咳咳,可以理解为与珊德拉相同的意思×;二是最主要的原因——No woman alive.这个就比较血腥了,奶酪那么抖S,玩过的任务目标,想想下场都不会很好,所以对于小镜子来讲,没必要和准死人争风吃醋。)

●jo吧里提到暗杀组总是会讨论的,关于伊鲁索和贝西合作的假想。Man in the mirror和Beach boy这两个能力的确很适合合作,但是,不考虑人物性格谈合作都是耍流氓。

伊鲁索:贝西,我们是无敌的combine daze~
贝西:对,伊鲁索,我们走,去宰了那家伙。Beach boy!
[被鱼线穿过手掌的目标Duang的一声砸在镜面上。]
伊鲁索:Man in the mirror!
[目标瑟瑟发抖地瘫坐在地上看着面前凶神恶煞的两个年轻人。]
伊鲁索:哈哈哈,镜子当中的世界是属于我自己一个人的,你个杂修。[抬脚狠狠踹了两脚目标的脸,然后踩了踩,顺道用鞋底儿碾了碾。]
[目标眼冒金星,但意识尚清晰。](没看错,我就是在吐槽小镜子的肉搏能力×)
贝西:[一脸惊恐]咦——![向后撤了撤,防止溅到血。]
伊鲁索:[在地面上蹭了蹭鞋底,一脸满足。]来,贝西,你来给他最后一击,杀了他。
贝西:[惊呆,然后向后退了两步,弱弱地]那个……伊鲁索,还是你来吧,我……我从来没有杀过人啊!因为平时都是普罗修特aniki直接用能力把目标老死的嘛……[声音越来越低。]
伊鲁索:哈?[不可思议地看了一脸怂的贝西]那好吧,我来。[摸了摸上衣口袋]完了,我没有带武器……可恶,可恶,平时我只是负责把别人拖进镜子里,然后我的搭档负责杀人,我很少动手啊……完了完了,习惯不带武器了……
贝西:[小声问道]那可怎么办啊?
伊鲁索、贝西、一脸无语的目标:emmm……

……

里苏特:[额头布满跳动的青筋]这就是你俩把目标活着捆回集合地点的理由?

●梅洛尼一生中有两件在他看来相当幸运的事。
第一件,他得以加入暗杀组,获得新生。
第二件,虽然当时的过程回想起来让他很痛苦,不过,走到生命尽头,最后一次他听到的说话声,是加丘对他充满信任的鼓励。
一次是生命的开始,一次是生命的终结。
这是上天对他最大的垂怜。

●最后,感谢霍尔马吉欧先生,给我以提示,让我这个吃货开辟了芝士类零食这一美妙领域×……
好利来的半熟芝士和芝士布丁真好吃_(:зゝ∠)_。

在此,我给自己立一个flag(×),在我不能亲手在纸上画出来彩色的暗杀组全员前,我会继续爱下去他们。
这大概需要两三年,甚至更久吧……
想想都有些小激动呢,将来别人问我,你一个工科生为什么要学习画画呢?我可以说,因为我对暗杀组的爱。
(*/ω\*)

咳咳,我什么都没有干啊。
真的,看我纯洁的小眼神。
(住口,你这个厚颜无耻之人!)
emmm……最近情绪问题,需要用一种奇妙的文章类型来安抚我自己。
所以出现了这样一篇丧心病狂的文(chē)。
我对不起加丘,真的,这个梅洛尼被我设定的太鬼畜了😂。
额,会不会被和谐啊?
无所谓了,被和就被和吧……
实在是不堪入目……
雷点特别多,注意避雷……
还有,第一次,咳咳,文笔烂的一批……
(不要脸得将暗杀组tag加上ಸ_ಸ)
看着真难受,明明将两张截图的字体样式和大小调成一样的了啊……

【蜜瓜冰】Silent Farewell.

      (脑补着,突然感觉很虐,单纯的很想写,还是老生常谈的提示,OOC,微腐。)
      2001年4月3日凌晨一点左右,加丘开着他的敞篷跑车,行驶在前往威尼斯的路上。
      天气尚有些寒冷,但是,由于能力的原因,加丘并没有冷的感觉,只是一味将车飚到最高速度,仔细勘察着前方有没有布加拉提小组成员的身影。
      突然,一旁副驾座椅上的手机响了,加丘瞟了一眼来电显示。他一只手掌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老大,怎么了?”加丘不走心地开着车,但是,很认真听着对方的话,防止错过任何重要信息。
      “加丘,不知道你有没有接到情报,梅洛尼失败了。”对方语气听起来很沉重。
      加丘听到这句话,瞬间大脑空白,抓着方向盘的手也松了下来。
      “喂?加丘,你还听着吗?”加丘沉默了很久,对方因为这种压抑的沉默而有些忧虑。
      加丘听到这句询问,思绪算是回来了一部分,他死死地踩下刹车,将车急停在马路中央。加丘干笑了一声,用一种不敢相信的语气说道:“什么叫‘失败了’啊?”
      “根据情报,梅洛尼在车站因为不明原因倒在地上,虽然很快被送到医院,可是,人送到医院,已经晚了。据初步检查,似乎是被毒蛇咬死的。”
      “嘿,愚人节都过去一天了,这种玩笑就别开了,还说什么被毒蛇咬死?太假了吧……”加丘这么说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阴沉,几乎是一字一顿地继续说道:“几个小时前,是他自己亲口告诉我,他手里还有布加拉提的血,可以做出来更多更强的娃娃脸,语气还是那么狂那么欠,你现在告诉我,他被毒蛇咬死了?混蛋啊!车站哪里来的毒蛇!这种假消息你也信?情报处的那群家伙是在鄙视我们的智商嘛!啊?”
      对方打断了加丘:“加丘,我亲自去医院看了,尸体很完整,不存在认错的情况,梅洛尼已经死了。”
      一行泪悄无声息地划过加丘的脸,加丘很惊异地抬手摸了一下,尴尬地笑了笑表示对自己的嘲讽。
      梅洛尼那家伙,怎么可能?这么难看地死了?明明到最后他还在吹嘘自己的能力是多么完美,多么无敌……
      加丘用袖子擦了擦脸,表情阴沉下来,情绪暂时压制住,淡淡回复了一声:“嗯,我知道了。”
      “加丘,接下来你一定要小心,因为……”对方顿了一下:“因为,我只剩你一个同伴了啊……”
      加丘听到对方略有伤感的语气,心灵深处受到了一丝丝奇妙的触动,他收敛起内心已经烧至熔化如岩浆般流淌的愤怒,说了一句:“放心吧,里苏特,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完成任务的。”
      “记住,一旦有生命危险直接撤退,这是命令。不过,加丘,你现在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加油……”
      “嗯。”加丘回答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轻轻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突然,他猛的将手机砸向了前挡风玻璃,玻璃瞬间被砸出来如蛛网般的纹路。
      加丘狠狠地抬起拳头,一拳一拳用力砸在方向盘上,因悲愤而红透的脸上布满了眼泪,他死死地用牙咬住自己的下唇,防止发出过于痛苦的声音。
      混蛋!混蛋!混蛋!梅洛尼那个家伙怎么就这么死了啊?!为什么,他也死了啊?!
      畜生啊!这他妈的命运是不是在耍我嘛!过去将我身边的人一个个带走就算了,还没完没了了?!我好不容易又找到一群人,结果,霍尔马吉欧、伊鲁索、普罗修特、贝西,现在还轮到了我最……我最爱的那个,为什么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啊?
      加丘的内心发出一声声悲鸣。
      加丘的双拳狠狠落在方向盘上,最终怒火终于释放了出来,口中发出了一声怒吼:“啊!!!!!”
      然后他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趴在方向盘上,脸埋在双臂间,肩膀微微耸动着。过了一会儿,他平静下来,就像睡着了一样。又过了一会儿,他刷的坐直身子,表情异常平静冷漠,点火,开车,将油门踩到了最底。
      汽车驶向了通往威尼斯黎明的血色道路。
☼+:;;;;:+☼+:;;;;:+☼+:;;;;:+☼+:;;;;:+☼+:;;;;:+☼
      这两天一直在回想梅洛尼死的那一页画面,仔细想想真的太虐了,从对话可以看出来梅洛尼和加丘的关系是真的很好,或许,应该说暗杀组所有人的关系都这么好吧。
      即便抛去cp的成分,自己打着电话,信心满满地认为电话那头的好友可以完成共同的目标,但事实是对方正在一步步走向痛苦的死亡,而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很难过,难道不是?
      如果,再从蜜瓜冰这对儿可爱的cp角度考虑……(*꒦ິ⌓꒦ີ)不说了,让我哭会儿……
      难过,这个细节真的太虐了。

【来源于梦和现实的灵感】感冒

      里苏特做了一个梦,他站在一个昏暗的房间,看不清楚确切地点,周围一切都很朦胧。唯一能看见的,就是地面上散落的几具尸体。
      这对于普通人来讲会是一个噩梦,但对于里苏特,这不过是日常,一个习惯于在暗夜出动的刺客难道会因为看到几个死人而恐慌吗?
      梦里的气氛很阴暗压抑,让里苏特憋得有些难受。虽然知道这是梦,但总该找些事情做吧?里苏特心里嘀咕了一句,然后他开始好奇尸体的身份,向前走去。
      在刚刚要看清其中一具尸体的脸那一瞬间,他醒了过来,手里拿着前几天任务目标的资料,坐在暗杀组公寓的沙发上。
      梦里的那股压抑感并没有随着梦的结束而消减,里苏特感觉有些胸闷,呼吸不上来。后来,随着鼻子发酸,打喷嚏的欲望渐渐浓烈,他才回想起来,自己前几天执行任务时因为淋雨感冒了。
      但是,直到他鼻头酸的难受,眼泪被逼出来,那个喷嚏也迟迟不肯出现。里苏特没有再等,只是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被不适感逼出来的眼泪,对折了一下纸巾,擤了擤鼻涕,然后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坐在一旁看报纸的普罗修特从报纸上抬起头,用手夹住香烟,很诧异的问了一句:“我天,我没有看错吧,你哭了?”
      里苏特刚醒过来有些口干,倒了一杯水,边倒边回答:“没有的事儿……只是打喷嚏打不出来,有点难受。”
      “感冒了?”
      “嗯,对。刚刚吃了药,有些困,没想到在沙发上坐着睡着了。真是大意啊,这完全不符合我谨慎的风格嘛……”说着,里苏特喝了口水,接着打了一个哈欠。
      普罗修特嘴角扬了扬,笑了一下:“哼,没想到小小的感冒都能骚扰到暗杀小队的大队长啊。”
      “喂,普罗修特,我只是个普通人,也会生病的好不好?”药效未过的里苏特依旧疲乏,低头用手毛躁的抓了抓头发。
      “看起来你还没有睡够啊,那你躺下再好好睡会儿吧。”
      “可是,人总不能一感冒就变脆弱吧……”
      “别那么多‘可是’了,”普罗修特叼上烟,面无表情地继续低头看报纸:“不是还有我们嘛……”
      里苏特愣了一下,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
      春日的阳光明媚,暖暖的。
      公寓外摩托车的引擎声响起,这个时间,八成是梅洛尼和加丘在一起,准备乘车出去兜风;霍尔马吉欧在擦拭着枪械,仔细给武器上油保养;贝西在跑步机上,大汗淋漓,进行着高强度的体能训练;伊鲁索手持匕首,在木桩做的假人前比划着,练习这几天刚教给他的格斗技能。那个拿着刀子一脸严肃的瘦弱孩子在里苏特看来有些滑稽,但是,一股欣慰和安全感忽然从他心底生发出来。
      里苏特喜欢将每个人比作岛屿,他自己是最贫瘠的那个。在他孤独的旅行中,别人的岛屿上,他见到过高山、见识过森林,他曾被其他人邀请,去品尝珍馐;也曾被其他岛屿驱逐伤害,或是因其他岛屿的支离破碎而痛恨命运。但是,他自己的荒凉却从未改变过。直到有一天,仍旧贫瘠的他,陆续遇到了一群和他一样的孤岛,大家都很贫瘠,但是一群孤独的灵魂相拥取暖,让他感觉自己并不那么寒冷贫穷。
      里苏特微微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水杯,脱下外套盖在身上,躺在沙发上,对普罗修特叮嘱了一句:“有状况的话,就拜托你们了……”然后欣慰地阖上了眼睛。

      再醒过来,周围是一片黑暗。
      真是睡糊涂了。原来刚刚还是梦啊,竟然做了一个梦中梦……
      摸黑打开沙发旁的台灯,看到了面前一地面孔熟悉的尸体,里苏特脑子因为震惊而空白了一瞬间,后来他才慢慢想起来,之前的那个不是梦中梦。
      那是现实。
      地上躺着的,是他白天时一个个接回家的挚友。
      里苏特感觉胸口疼痛,抬头靠在沙发背上,盯着天花板,苦笑了一声,吸了吸鼻子。
      真有意思,梦里的感冒竟然带到现实里了。
     
      又成为孤岛了呢……
☼+:;;;;:+☼+:;;;;:+☼+:;;;;:+☼+:;;;;:+☼+:;;;;:+☼+
      有猫饼的这个神经病写手,还是删除那段矫情的无病呻吟,重新打个tag好了……_(:3」∠❀)_

【人物分析+脑洞】普罗修特

        (欢迎来到评论区才是本体系列×才发现这一系列对于我来讲,真是一个很大的坑啊……)
        (这段时间作业真多,我怕是上了个假大学……所以大哥这一篇晚了……)
       来,跟我一起念:贝西,贝西,贝西,贝西哟~
        终于到大哥了,不过这个人物分析起来压力好大啊。不是因为我太沉迷大哥而不敢分析,而是,可能我比较奇葩吧,我是队厨+霍尔吹,剩下的暗杀组成员在我心目中地位就大概相同了。所以大哥厨就放过我吧,我是不会把大哥吹上天的……
        不过,大哥是我对五部动画出来后最期待出场的人物中可以排到很前的一位,他由老变年轻的镜头转换绝对帅炸。
☼+:;;;;:+☼+:;;;;:+☼+:;;;;:+☼+:;;;;:+☼+:;;;;:+☼+:;;;;:+
        ①如果说,看完jojo第五部,不管是不是大哥厨,如果对普罗修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的话,那么第五部基本上算是白看了(我jojo一周目就算是白看的那种……)。这个除了荒木以外谁画都色气的角色,讲实话,他不假思索直接屠车的行为本质上和乔克拉特是没差的。
        但是,普罗修特不愧于他“大哥”的称号。
        大哥的性格其实很好分析,挺典型的性格。普罗修特有着黑帮大哥(黑帮大哥不一定代表最高层)的一切常见特点,脾气暴躁、心狠手辣、直觉敏锐、头脑灵活,同时又有情有义、不惧生死、有着崇高的荣耀感、对后辈的训导也很尽心尽力。
        这种性格别说是放在普罗修特这个修长俊美的色气男子身上了,即便是一个外貌普通的人,有着这样的性格和作为,一般都很讨喜。
        至于普罗修特大哥,他更是在这种让人一见倾心的性格上,将这一切做到了极致。心狠手辣,可以毫不犹豫地将整列车的人拉下水;直觉敏锐,可以将思维扩大到四维空间来推测敌方的动态;不惧生死,将荣耀看得比生命还重要,这个就不用多讲了,爱大哥的人都懂;还有对贝西的教导,该狠就狠,该夸就夸,而且相当宠孩子×(贝西加入暗杀组两年多没杀过人,这个信息量很大啊。)。普罗修特这个人真的是极具个性,虽然瑕疵很大,但是依旧遮盖不住他更加巨大的闪光点。

        ②普罗修特整个人举手投足间的气质,给我一种很强的精英感,让我感觉他从小是从有钱人家长大的。但他绝对不是我们平时意义上的正经精英,因为如果大哥原来是个白领或小官僚之类的,以他的脾气,他绝对不会对投身于暗杀组织有如此的荣誉感,所以他可能一直处于这个黑暗中的社会中。
        有钱人家但又一直和黑社会有联系,那就很有意思了。我脑补的是(对,又是不严谨的脑洞时间),大哥有可能是曾经当地某小型黑帮组织头目的子嗣,因为处于领导阶级,所以他的生活方式更像《教父》中黑手党那样光鲜亮丽、富有优雅情味,并不用像底层流氓一样奔波卖命。他有着十分强烈的家族荣誉感,以至于他将“荣耀”两字奉行了一生。后来,他的家族遭到小人或对手的破坏,导致家毁人亡,只剩下他一个人。后来,在各种复杂的关系下,普罗修特受到“热情”的暂时接纳和庇护,加入了组织。但是,至于为什么将他置于老板并不重视和信任的暗杀组,可能普罗修特为了复仇做了一些太丧心病狂的事情,比如独自一个人将仇人一家灭族,以至于让组织上层认为,普罗修特这个人物太危险。

      ③大哥很有可能是西西里人。(当然不是因为队长出生于西西里啦,把同人脑洞收一收啊,虽然我也是瞎推测的啦……)大哥极其重视“荣耀”,甚至将荣耀放的比生命的位置还要高,而通过这几天查阅资料(其实就是瞎看看百度百科),我发现意大利刚好有一群人自称“man of honour(Mafioso)”,也就是意大利西西里当地的黑手党(Mafia)。(不过,打完这段字后一段时间,我这个英语废突然产生一个问题,大哥口中的“荣光”用glory表述合适,还是用honour合适啊?)

        ④(这一点emmm……建议直接略过,我怕自己挨骂,因为不知死活的我谁都想diss diss_(:3」∠❀)_……)列车战可以说是不仅让暗杀厨、以至于五部厨都津津乐道,因为这一战的确将暗杀组和护卫组双方的矛盾冲突推向了一个至高点。但是,这段战斗,体现了暗杀组的一个特色,或者说是短板更适合(至少我看起来是这样)。我至今不能理解布姐和大哥对打这一段,大哥一个做杀手的,竟然被一个收保护费的打得还不了手……虽然在前两篇人物分析下的评论区有讨论过,暗杀组重视成员的觉悟培养、替身开发以及可能会有的能力搭配,而且也的确可以看出来大哥有作为一名杀手的敏感和手段,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一个职业杀手肉搏不过一个收保护费的,还有前面小镜子暴揍福葛,福葛仍旧意识清晰……作为杀手不重视体格的锻炼,真是够了。别跟我提替身六维_(:зゝ∠)_,这锅让替身背的话,实在是太草率了。
        往大了讲,这也是荒木画jojo的一个小瑕疵了吧,体术这种东西,在jojo这个战斗冒险类漫画里,越来越淡化,前期好歹有幼体承太郎单方面暴打阿雷西的情节,后来全靠替身了。(来引一下战×)虽然我个人内心一直认为jojo比海贼要好,但是,至少海贼里有“六式”也就是体术这种东西和恶魔果实能力抗衡啊……不过,jojo的替身系统基本上基本没有出现能力膨胀的问题,算是很棒了。
        或者说,大哥真的过久了老年人的生活,以至于骨质疏松行动迟缓了?×

        ⑤暗杀组穷穿地心的说法,基本上有八成出于普罗修特……大哥你不想交车费就算了,老年人节(kou)俭(men)难免的嘛。但是,你不穿内裤几个意思?大哥真的是太穷了,男默女泪……

☼+:;;;;:+☼+:;;;;:+☼+:;;;;:+☼+:;;;;:+☼+:;;;;:+☼
        最近同人看的太多,自己也写了不少脑洞,讲实话,同人对这种正剧向的人物分析影响特别大,会导致很多OOC的脑洞掺杂到正经分析中。
        而且我说话越来越没有逻辑……
        我好好反省……▄█▀█●

今天闲的没事儿,用手机把jojo真人电影看了……
现在想想自己是有多闲得慌……
仗助大小眼就不说了,改情节也也不提了,台词尬也就算了,一个好好的日常轻松向的东西活生生整成了灵异诡异向的……
这个仗助一点都不可爱温柔,不是我的那个仗助小天使……
个人认为全场最佳:花京院典明(×),不对,是形兆大哥……
莫名感觉有点帅……(仅代表个人观点)
不过,重力学说不是DIO爷的专利嘛(×),而且非乔斯达家族的人,应该就数大哥最恨DIO了吧?_(:зゝ∠)_那你还要让大哥说两遍DIO爷的重力理论……
—DIO:你相信引力嘛?
—形兆aniki:相信,因为相遇即为重力……诶?不对,DIO你把我爸爸还给我!!!
编剧大概不懂jojo系列的爱恨情仇和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吧_(:△」∠)_。
还有,最重要的!!!吉良吉影,你不想过平静的生活了吗?!

资源:链接:https://pan.baidu.com/s/1FpqldBTSF4TSZ72jrLAlpQ 密码:55lh
不知道能不能用,就扔在这里吧,自取。

突然的虐

有一个设定上的脑洞拦都拦不住的跑出来,虐的要死,暗杀厨看了之后不要打我……

索尔贝——冰沙
杰拉德——冰激凌
霍尔马吉欧——奶酪
伊鲁索——幻境
普罗修特——火腿
贝西——鱼
梅洛尼——蜜瓜
加丘——冰
里苏特·涅罗——墨鱼饭

这种名字放在意大利人身上,不是太草率了嘛?至少我们中国人不会起诸如“米饭”“土豆”之类的名字……
或者说,这只是一个暗杀组成员活动时的代号。
所以说,有可能,我们从头到尾连他们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
▄█▀█●